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校简介 >
纯纯的私房菜女孩 在这间有一百多号人的外贸公司,谢小蓝很平淡。在公司默默做了五年,也算小有资历,可惜,每年公司春节例行的团拜会,老总做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状,挨个笑着握手时,依旧不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。
更没人知道,她其实很会做饭,妈妈在老家开着私房菜馆。她并没有学过,却遗传了饮食天赋。大学毕业后,上班、租房,第一次打开房东丢给她的半新不旧的煤气灶,手握锅铲,往炒锅里丢下甘蓝的瞬间,她自己都诧异,那份从容和熟稔,好像熏陶多年的厨师。只有一个人知道她的秘密,段蔼杨,公司最年轻最有前途的总经理助理。
那是在超市,谢小蓝吃力地拎着一个手提篮向冷鲜肉柜处的师傅喊,哎,这块猪尾骨,我要了!
段蔼杨站在柜台另一侧。一周几乎有五个晚上,他都在外应酬,无聊而漫长的饭局,让他特别想念母亲做的那种家常猪尾骨炖萝卜汤——每年回老家时,等不及凉端起来就喝,母亲一边叫他小心,一边看着那只还放在炉上小火慢煨的幸福的瓦罐。
他几乎从没仔细逛过超市,感觉像个杂乱的迷宫。在入口处,他就犹豫了。但是很快,他为自己选了个向导,一个女子,很平常的模样,进来后,立马从左侧拎了个大号提篮,看上去从容不迫。他猜她是个居家过日子的人,他也拎起一个购物篮,就跟定她好了。
每每离开公司,谢小蓝就像一尾被放回海洋的鱼,多出一些活泼。她尤爱逛超市,游荡在陌生的人群里,在此起彼伏的食物气息里,感受那种尘世的安逸和暖意。
虽然一个人住,她却从不马虎,做菜成了她的一个癖好。她喜欢秩序中的那点胡闹,各种调料乱撒一气,然后,在那浓郁复杂的几乎让人嗅觉失灵的香熏味中,满意地笑起来。
今晚,她想给自己炖一个简单的热汤。猪尾骨不油腻,每次来都被抢空了,所以,当她看见冷柜里还有那么孤单一条时,简直没法形容那种意外和欢喜。结账的瞬间,她还调皮地从收银机旁取下一小条孚特拉酸奶糖。
段蔼杨觉得自己像个特工,拎个空蓝子,傻傻地跟在一个购物狂人身后,传奇私服
他认出,她是同事,好像在审计部工作。有次他去她的部门咨询一笔账务,由她负责回答,热血传奇私服,她低垂着眉眼,像一株含羞草。他当时扫了一眼她的胸牌,谢小蓝。
她瘦弱的胳膊,提着那么一个沉重的购物篮,有些招架不住。他忍不住上前,伸出大手,迎着她惊诧的眼神——来,给我吧。我姓段,天龙八部里段誉的段,你的同事。
那晚,段蔼杨一直热情地把谢小蓝送到了她租住的两居室。做汤时,他在旁边很有兴趣地看,她往锅里加了两滴醋。他说,咦,为什么,魔域私服?她说,加醋可以方便钙质析出啊,这样,一碗可以顶五碗。她篡改了广告词,他发现她竟然很幽默。
那晚,段蔼杨不仅喝到了想喝的猪尾骨炖萝卜汤,还惊讶地发现,谢小蓝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并且会做好吃的菜。


上一篇:暴走台湾
下一篇:没有了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