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学科研 >
一寸心头万顷清澈 女子所爱的一切好气象,好情怀,
  是她自己一寸心头万顷清澈的爱意,
  是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满腔柔情。
  《一一风荷举》
  题外话,只是偶尔看到这句话,觉得很喜欢。那种感觉,就恰如我喜欢着你。一寸心头万顷清澈只化作那满腔柔情。你感受不到我的温柔,或许是因为,我并不爱你。
  ——你看,我总是习惯性的文不对题,语无伦次。
  生活里总有些细微的东西,于落在眼底的片刻,在心里荡出点点旖旎,尘起尘灭间,百转千回的绵软,有一瞬间的感觉,很多东西呼之欲出。这样那样的缘故,稍稍搁置,心里便生出些许懈怠;当我再一次在回忆里找寻那些心动的瞬间,多有空茫,再也没有当时的那种热切。很多东西都是这样吧,那些兴奋,雀跃,气氛或者痛斥,一寸心头波起云涌,都随着时光渐渐沉淀,不复当日的汹涌澎湃。
  可是,我依旧想记录点什么,以后的某天,在这些字里行间,重现那些镜头之时,浮现出或者熟悉,或者陌生的感受。尽管,我也许并不记得,我为什么写下这些话。生活或许并无新意,大多数时候不过今天重复昨天,明天重演今天,但是我依然固执的相信,每一刻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  ㈠
  打包起小小的行囊,再多的衣物/杂物都不会比离家的心情更沉重。我其实很渴望,保持一种恒定的状态,不愠不火,就那么延续下去,或许并不是那么欢快,但是至少熟悉,我不需要费尽心机去适应,只要一天天的那样生活就好了。我不怕因此错过了风景,我贪恋那份安宁,因为在家里,我可以有恃无恐的过活着。我不怕艰难困苦,我畏惧陌生环境里的浮游。
  这么多年,每一次,母亲都会看着我上车,看着车离开。我回过头,看到依旧站在家门口眺望的父母,冲他们挥挥手,说,你们回去吧。他们嘴上答应着,脚下并不见移动。我扭着头看他们,直到车拐弯,可是,我想,倘若我这时候折返回去,一定会看到他们还站在那里,看着我去往的方向。我不曾在别人面前展露我心底的软弱,只有对着他们,才会觉得委屈,迫切的想要一种依赖;我知道,其实他们比我更忧虑,却还是要来温言软语的宽慰我。我在乎的是事情的结果,而他们担心的是我。所以,便是言语哽咽,也依旧故作从容说着风轻云淡的话,匆匆挂了电话,再说下去,我怕会泣不成声。这么稍稍一想,都会满脸泪痕。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,也不敢用文字来细细的描述,一来他们给予的爱,是千言万语也道不尽的绵延;二来,总是忍不住的泪流不止,所有的话都哽在心口。
  我们每一次的远行,不仅带走了自己,也一并带走了,他们的心。
  ㈡
  依旧喜欢坐车,和形形色色的陌生人一起,从不同的地方来到这里,一同经历一段路程,大多数时候各自沉默;到了终点,再各奔东西,你过你的日子,我走我的路。
  有时候,真的觉得自己心比脸大,虽然脸已经够大了。我是一个进入状态特别快的人,纵使前一刻万般不愿,当车开始行使的那一刻,那种离家的怅然滋味早已烟消云散。闭上眼,享受那一程在路上不停留的状态,从起点到终点,不必担心坐过了站,虽是路途颠簸,也自有一份安宁。大多数时候,保持着与陌生人之间的缄默,并无言语,在静默里各自酝酿着思绪;偶尔的,也会一问一答的闲聊几句,似乎每个人都怀着一颗善心,所有的人都那么和善可亲。原来,这个世界,并不是那么多的险恶。只是,我们每个人都心怀芥蒂的小心翼翼着,对别人有那么一丝疑窦不信任,才徒增了自己的恐惧。
  旁边一位大姐,一上车就呼呼大睡,累极了的样子,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结束了一场奔波;而现在,又开始了新的颠沛;每个人的生活都不是那么容易,便是衣着光鲜的背后或许都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;别人未必比我们活的轻松自在。
  一个小孩子,在车厢里跑来跑去,一个踉跄一个踉跄的,磕在座位上,好像也不觉得疼,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;你冲她笑,她便甜甜的回你一个笑,干净的耀眼。小时候的世界总是很单纯,以自己的眼光去看周围的一切,想着为什么太阳总是跟着自己走,花儿为什么对着自己笑,自己心无邪念,也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是善意的。其实,便是长大了,也是这样,很多时候,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样怎么样,其实先是你自己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,善良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坏心肠可以邪恶到什么程度。
  有人一直在打电话,煞费苦心的对另一端的人解释着一件事情的利弊;也有人在对情人情意绵绵的低语;大家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,想着自己的生活。……而我,只看着窗外逆行而过的树,一棵一棵,倒退着离去。
  我们互不相识,却共度了一程风景。
  ㈢
  春天来了,季节却还停留在冬季。我沉默的等待,一朵花开。
  给了故事的开头,我却不知道怎么结尾。
  祝愿给位朋友,春天快乐。
  本文由《雨露文章网》www.vipyl.com 负责整理首发


上一篇:俞敏洪:成功没有终点
下一篇:没有了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